既然各级都有信访机构,为何冤假错案反而更多?
2016-05-14 08:18:22
  • 0
  • 8
  • 62
  • 0

既然各级都有信访机构,为何冤假错案反而更多?

1. 事件本身并不复杂,复杂的是在事件之外人的因素。上司们为维护自身形象和利益关系便官官相护,偏袒下级,于是由一个小案件变成了各级上司的违法行为,谎言、伪证也越滚越大,使上司们因不去承认最初的、下级的一个小的谎言而不得不听任下级编造更大的谎言,结果越陷越深,终于欲罢不能。本来是为民伸冤的案件,反而成了同政府机关的“官司”,官僚主义的危害和可怕也正在于此。这是一种无形的腐败!

2. 压、顶、推、拖,县官不如现管,公章不怕上告,能奈谁何?是那些凌驾于法律之上不负责任官僚们的法宝。结果有冤无头,有怨无主,有理无法讲,这就是中国社会之现状,也是为什么有人敢枉法制造冤、假、错、案的原因之一。

3. 如果案件影响很大,不得不处理,肯定有人管,如果案子比较小,容易解决,也会有人敢处理,也好解决。对于那些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的案件,再加上人为因素,谁愿自找麻烦管?如果不管,那是历史遗留问题,没有现任官员任何责任,一旦接管,处理不好,反到自找一身麻烦,而且未见就能解决。

4. 信访机关只是协调单位,无权无钱,问题最终还得返回基层解决,所以,上访信回到被告人手里,造成对上访者新的迫害和报复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高论虽然有理,但平民百姓就应该含冤屈死?天理何在?良知何在?年复一年的上访申诉,对上访者个人、家庭没有任何好处,喊冤的时间越长,冤越深,上访的年头越久,气越大,欲告不能,欲罢不忍,忍又无法忍,这是任何一位上访者的难言之苦。这是民族的耻辱,国家的悲剧,百姓的可怜。

其实,有权无责不作为是主要原因,干部终身制,权力不受监督助长了这种行为。封建专制的思想和体制是根源,人民的思想觉悟软弱没有力量抗衡是关键!

还是看一看国外没有上访机构是如何对待冤案的吧,也许对我们会有所启迪。

1894年,法国陆军上尉,犹太人德雷福斯被法国军事法庭以泄密罪被判处终身流放。1896年,有关情报机关查处一名德国间谍与此案有涉,得出德雷福斯无罪的结论。但是,战争部及军事法庭不但无意纠错,而且极力掩盖事实真相,调离该情报机关负责人,公然判处真正泄密的德国间谍无罪。为此,著名作家左拉挺身而出,接连发表《告青年书》、《告法国书》,直至总统的公开信,即有名的《我控诉》,由此引发整个法国争取社会公正的运动。军方以“诬陷罪”起诉左拉,接着判一年徒刑和3000法朗的罚金。左拉被迫流亡英国,一年后返回法国。直到1906年,即左拉逝世4年后,蒙冤长达12年的德雷福斯才获真正昭雪。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德雷福斯事件。

左拉受到法国乃至全世界的赞誉是理所当然的,因为他是如此不遗余力地为一个与自己毫无瓜葛,同整个军队和国家相比实在渺小、微不足道的人说话,维护他的权利、名誉与尊严。因为他敢于以一己的力量向一个拥有强大威权的阴谋集团挑战,而正是这个集团,利用现存的制度,纠集形形色色的邪恶势力,极力扼杀共和主义、社会正义和自由的理想。还因为他不惜以抛弃已有的荣誉和安逸的生活为代价,不怕走上法庭,不怕围攻,不怕监禁和流放,而把这场势力悬殊的壮举坚持到最后一息。为维护法兰西精神而反对法兰西,这是不同寻常的。

只要犯下了罪行,无论年代多么久远,都不能逃脱良知的审判,因为人是有记忆的。留下真实的历史吧,这也许是“革命的幸存者”最为神圣的责任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